用金砖筑起支撑互利合作的“新三足”

来源:价值中国 标签:

用金砖筑起支撑互利合作的“新三足”

2013-03-29 14:19:00     来源:白明

长期以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关贸总协定被看成是支撑起在环境经济体系的三大支柱。尽管后来世界贸易组织取代了关贸总协定的位置,但这迄今为止,世界经济的发展运行与关系协调依然离不开上述“老三足”的鼎立支撑。不过,历史总会出现惊人的相似之处。刚刚在南非着名旅游城市德班召开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议上,与会的各国领导人发表了《德班宣言》。总体看来,《德班宣言》的内容很丰富,但其中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筹备建立金砖国家外汇储备库、成立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这三项决定意义尤为重大,显示出金砖国家之间的互利合作平台正在从一个侧重于领导人对话的平台向实质性共同发展平台延伸。从促进金砖国家之间的互利合作的角度来看,如果建设金砖国家开发银行、金砖国家外汇储备库、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这三件大事能够办成,那么,无异于用金砖构筑能够鼎立起金砖国家互利合作平台的“新三足”。

从外表和形状上看,“新三足”恰恰与“老三足”对应,难道是巧合?我看未必。尽管在范围上、内容上与影响程度方面有显着差异,但也不可否认“新三足”在很大程度上对“老三足”有所临摹。之所以用“新三足”来形容金砖国家开发银行、金砖国家外汇储备库、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三足”与“老三足”之间存在着分工架构与对应职能上的疑似之处。甚至可以这样说,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是世界银行的小开本复制,金砖国家外汇储备库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3D打印,而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则看起来像是对世界贸易组织的“影子”。既然 “老三足”已经对当今世界经济体系中已经起到了支撑作用,为什么金砖国家还要搞个“新三足”。照我看来,“新三足”的筹建,将在未来对世行、WTO和IMF“三大架构”起到补充和矫正作用,而不是取代作用。

虽然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逐渐加重,但“三大架构”的主导权依然在发达国家手中。国际货币市场上美元霸权,通过一系列量化宽松手段,影响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况且,任何一个多边组织不可能照顾到每个国家的利益,而现在过分强调发达国家的利益和贸易规则,美国在国际货币基本组织至今还有一票否决权,世界银行的领导人也长期有美国人担任,而世界贸易组织的多哈回合谈判也受到发的经济体的阻碍而长期没有看到实质性进展。在这种情况下,针对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保护往往流于空泛谈论,缺少相应的保障体系。

也要看到,即使发展中国家在“老三足”中的话语权逐步增强,也不能够就此认为发展中国家就不需要建设新的共同利益平台了。自从中国、俄罗斯入世后,WTO只是更加便于体现一部分发展中国家的诉求,但主要规则还是由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来主导,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简称TPP)和美欧自贸协定等组织从某种程度上讲很可能使WTO的作用被架空和稀释。果真如此,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利益就更难以得到切实保障。

相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而言,金砖国家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可以说是佼佼者。由于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外汇储备库、工商理事会从外形上看不仅像“老三足”的缩影,而且将对“老三足”起到补充和矫正作用,因而有助于增强发展中国家在国际经济事物中的话语权。

作为金砖国家之一,中国的角色定位特别两人关注。尽管金砖国家地位与话语权是平等的,但该国对金砖国家互利合作的平台建设做出的贡献还需要各尽所能,量力而行。不难看出,作为当今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目前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与第一大出口国,中国在这次“新三足”建设中充分树立了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例如,建设金砖国家外汇储备库是容易的,开一个共同账户就可以了,但储备外汇的仓库总不能空着吧。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次金砖五国就创建1000亿美元应急储备基金达成共识就备受关注。据了解,中国为建立这个应急储备基金出资最多,达到410亿美元,谁让咱中国是当今世界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截止到2012年末,中国的外汇储备余额达到3.31万亿美元。对比之下,这次出资相当于动用中国1.24%的外汇储备。俄罗斯、印度和巴西各自出资180亿美元,也基本上符合这些国家的经济实力、发展水平、外汇储备规模。至于南非,尽管发展水平在非洲算高的,但经济总量与其他四个金砖国家还不能相比,出资50亿美元也算是说得过去了。

可以预见,随着“新三足”的建立,金砖国家之间的利益关系协调将会进一步便利,预祝与代表发展中国家集体发声,特别是预祝与确保发展中国家在二十国集团峰会(简称G20)等会议上将形成集合发言权。目前来看,金砖五国都是G20成员国,以往都是各自发声。相对来说,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尽管各自有矛盾,但也有集合发声,在对待发展中国家问题上,又有很多同类项。对于强化发展中国家话语权来说,“新三足”的建立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而还治其人之身吧。

不难看出,在发达国家相继合作的情况下,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不强化合作也不行。事实上,金砖国家合作的契机还有很多。俄罗斯和巴西是大众商品的出口国,印度和中国是人口大国,有庞大的时常,中国还是世界上的制造业大国,南非也有丰富黄金、钻石、煤炭等一些自然资源和旅游资源,在非洲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金砖国家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往来很重要,但金砖国家之前应把相互之间的比较利益用足。尽管也存小异,但是要求大同。金砖五国求同存异所带来的红利可能比其他国家更明显一些,更见效更快一些。仅就建立金砖国家央行而言,就会想到会有更多资金用于投资用于五国的共同受益项目,容易产生5×1>5的效果。

更加现实一点来说,在国际货币体系中,金砖国家如能集合起来,对美国过度主导国际货币体系的现状会产生某种程度的缓解作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已经实施了四轮量化宽松政策,而且现在也在搞在工业化过程中不断强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美国的财政悬崖现在看来也只是缓解而没有完全解除警报。相比之下,欧债危机现在看来却未见“休止符”,“欧猪五国”的经济尚未好转,塞浦路斯的银行又对储户减记,而即使欧洲经济最好的国家德国,也在2012年第四季度出现了经济负增长。从上述景象来看,现阶段世界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也很大,而发展中国家迫切需要吃一颗“定心丸”。相比之下,金砖国家加快建设“新三足”在很大程度上也会对世界经济的稳定发展带来正能量。

中国是外汇储备大国,这几年其他金砖国家的外汇储备也上升了很多。如能建立共同外汇储备,是稳定国际金融市场这条大船的压箱石。金砖国家的货币不是国际储备货币,也不是国际流通的货币,当然不排除个别情况下会在有限范围内流通。如果真正能够将金砖国家的共同外汇储备库做大做强,未来尽管美元还会是世界经济与国际市场上的主导货币,但山姆大叔如若再像以往那样在货币政策上肆无忌惮,也会增加顾忌,而国际投机资本进行炒作或欧美国家进行货币政策调整也要顾及金砖国家的反应。

随着金砖国家之间互利合作的发展,相互之间的许多商务往来也需要一个更加便利、安全、高效的制度保障。相对于金砖国家之间各自的货币兑换要求,发展货币互换是必要地。仅就中国而言,现阶段的货币互换规模计算下来已相当于GDP的4%左右。但如果金砖国家之间能够有一个有集体互换保障,岂不是更有效率?况且,金砖国家的外汇储备普遍较多,分散一部分外汇储备的风险,不仅仅用于购买美国国债,而且也用于国际直接投资,应该是一种符合风险偏好的制度安排。事实上,五国银行也好,共同基金也罢,甚至还有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都在关注着共同的经济风险问题。在“新三足”的平台上,金砖国家的各种投资在投入进去后使用方向应该是更能够控制得住,而且也可以避免像两房、黑石那样因金融市场动荡带来的资产缩水风险。不仅如此,“新三足”也会满足金砖国家大量商业往来结算、共同发展项目、资本流动等需要。

由于该国国情不同,在金砖国家发展互利合作过程中诉求不尽相同,因而也会从各自角度解释“新三足”的角色定位,但可以肯定的是,各国互利共赢的解释是没有差别的。对中国而言,“新三足”的现实意义有助于提高合作效率、减少合作风险、享受合作便利、利用合作平台。具体来看,上述红利会体现在贸易结算、人民币国际化、分散外汇储备、规避汇率波动风险、稳定大宗商品供应、化解相互之间部分贸易摩擦、协调各自在G20平台上的发声、进行科技创新、创造更多产业优势互补机会等诸多方面,但要循序渐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