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台州学习掌控地方金融风险

来源:价值中国 标签:

向台州学习掌控地方金融风险

2013-04-01 10:44:00     来源:叶檀

在信用不彰的社会中,发展金融业的关键是找到一条有效的控制信用、管理信用之路,以免让所有的金融交易看上去都像转移炸药包的庞氏骗局。

常规的模式并没有起到好效果,比如控制风险常用的担保贷款与抵押贷款,在经济下行周期,担保贷款成了拖垮产业链的绞索,而抵押贷款建立在对房地产等抵押品过度信任的基础上,迄今没有经受房地产大幅下行的真正考验,房地产抵押贷款注定禁不住市场大幅下滑的考验。而目前某些担保公司走入了高利贷、内部交易、拉长金融杠杆的歧途。

3月25日,《理财周报》报道由南京中融信佳担保公司因为一起关联担保引发的危机。从2012年3月起,中融信佳投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为其股东关联方江苏长城物资集团、江苏瑞桓建设有限公司等企业提供担保及反担保共计9.22亿。今年9月,江苏长城物资集团有限公司无法按时偿还银行贷款,连带导致其有互保关系的江苏瑞桓建设有限公司同时陷入经营困境,中融信佳投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陷入巨额代偿危机。“

关联担保、内控形同虚设、担保业与小贷业未纳入银监监管,而由经信部门、工商部门进行监管,显示巨大的风险。事实上,一些地区担保业的风险在2009年之后房地产下行时,随着民间高利贷链条的崩溃集体爆发,从鄂尔多斯、河南到广东,地无分南北,概莫能外。

中国信用文化有自己特色,熟人社会、老乡社会、故土难离,中小企业居多。曾经温州是中国银行业福地,不良贷款率低、存款高,民间借贷纠纷少。当地人很少脚底抹油逃废债,原因很简单,借贷链上都是熟人社会,一旦信用出问题就难以见江东父老。目前温州出现的异状,是因为当地经济大滑坡、企业破产潮所致。

就在全国担心中小企业融资难、信用不彰之际,离温州不远的台州却波澜不惊。

当地有三家面向小微企业、面向农村的小型金融机构,台州银行、泰隆银行与路桥农村合作银行。这三家银行的共同特点是服务半径小,都在台州当地,泰隆行最近几年尝试扩展到浙江全省、上海等地,而路桥合作银行只在台州路桥经营,最近才经批准在新区开设了新的分支机构。

三家银行服务的对象非常明确,小微企业,路桥行包括当地农户,如果企业大到一定规模,路桥行把客户对接给其他大型银行,因为他们需要的是不同的服务,路桥行无法满足也无法控制风险。在信用控制上,通过当地的熟人社会,派当地土生土长的人员调查信用是最好的办法。路桥行在每个村都派驻调查员,笔者建议,这些调查员称为信用分析员离事实更近。正因为信用调查植根于熟人社会,当地熟人愿意享受本地小微金融机构的服务,导致服务半径不会太远,当地银行对于扩大服务范围都抱持谨慎的态度。

当然,这些机构不是活雷锋,他们占据了当地绝大部分的金融市场份额,远远超过了工农中建等大行的市场份额,由于周转快、利率较高,使得利润率也保持在较高的水平。以路桥农合行为例,截至2012年11月末,该行各项存款余额达129亿元,占路桥区存款总增量的36.5%,在路桥区15家金融机构中的市场占有率为20%;各项贷款余额94亿元,其中涉农贷款余额76亿元,占全部贷款的81%。

带着泥土风的金融机构以及风险控制体系,能够如水渗地般地渗透到中国经济的各个毛细血管,如果把台州的小微金融模式推广到全国,相信能够解决大部分小微企业与农户的贷款难题。

我国地方银行的发展模式、风控体系动辄向华尔街看齐,根本就是选错了方向,即使以千万元的高薪将华尔街的银行家聘用到温州、台州,请问小池子养得下大鱼吗?请问银行家熟悉的资产证券化品种在哪里?不同的生态系统,不同的经济环境,决定了桔南为枳的现实。事实上,德国、日本等国的地方银行,从风控方面、服务对象方面,倒与台州等行不谋而合,虽然手段不同,但达成了同样的服务好当地中小企业的目标。

从信用控制出发,笔者看好两类中国金融机构能服务好中小企业,一类是大型电商开办的小贷公司,他们能够通过第三方支付与数据分析控制信用,另一类是类似于路桥农合行这样植根于当地社会的中小金融机构,灵活的机制,严厉的风控,足以维持生存的利润,决定了这两类金融机构在小微企业与个人贷款方面大有可为。

学习先进经验,何必舍近求远?